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六合资料_六合心水_六合资料大全

金新:北大校长“鸿浩门”背后的一种情绪

时间:2018-10-24 13:02来源:http://www.baidu.com/ 作者:佚名 点击:
今天上午,中国最知名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迎来了建校120周年纪念日,曾经作为2008年奥运乒乓球场馆的邱德拔体育馆坐满了北大校友。遗憾的是,校长在致辞时,把“鸿鹄”念成了“鸿

今天上午,中国最知名的高等学府北京大学迎来了建校120周年纪念日,曾经作为2008年奥运乒乓球场馆的邱德拔体育馆坐满了北大校友。遗憾的是,校长在致辞时,把“鸿鹄”念成了“鸿浩”。此信息微信群奔走相告,而广阔无垠之互联网之各大网站则“白茫茫大地”被删得个“真干净”,换言之,屏蔽啦!

看来,对于“鸿鹄门”事件,官民意见不一,甚或对立。

有的网友幸灾乐祸道:“鉴于有人不相信北大校长发表了要立‘鸿浩’志的庄严宣誓,鹅特地去看了北大校庆视频,并找到这个珍贵的片段。桶子们,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奇迹是你敢不相信的?!”

有的网友痛心疾首云:“罪在仓颉啊,为什么要造这个‘鹄’字,让蔡元培九泉无颜!”

有的网友甚至毫无理性地说:“今天,中组部任命的北大校长林建华,在北大120周年校庆致辞时,把‘鸿鹄’念成‘鸿浩’。北大师生和北大校友心情很复杂…作为只会吃喝玩乐、不学无术社会人的我心情更复杂。”

尽管这个“鹄”错得太低级,初中程度的文言文《陈涉世家》里就有此字:“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难道林校长基础教育阶段成绩突出,初中跳级,没读?

难道千年之前的农民起义领袖、今天人们所谓的“恐怖分子”陈涉是在作跨22个世纪之多之预言?

呵呵,想多了,想多了!

其实,911抑或985名校校长类似“门”还真不少,笔者于前不久草作之《教育部长,请别信口开河!》内便引用过两例:“曾几何时(相对于历史之长河)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与新党主席郁慕明访问清华、人大:顾秉林在宋演讲后赠送了小篆一幅,内容是黄遵宪的《赠梁任父同年》诗:‘寸寸河山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不幸的是顾校长自己不识‘侉’字。纪宝成在致郁的欢迎词里竟有‘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遗憾的是纪校长浑然不知其中的常识性错误。”有老郭“ 拒绝合唱”公众号文章插科打诨般拟题为“中关村三大‘白字校长’,今天终于凑齐了!”

呵呵,打住,打住!

其实,“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更何况“术业有专攻”,化学专业的林建华读错一个字,实在算不了什么大事,即便一个初中生都该认识的字,人们之所以“小题大做”,是在宣泄一种情绪。

北大没有蔡元培,不可能成为新文化的中心;清华没有梅贻琦,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声名鹊起;南开没有张伯苓,很难获得长足发展……校长是大学的灵魂,而这灵魂所体现的就是大学精神:创造性、批判性、人文性。

而具备创造性、批判性、人文性的关键是恪守“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之底线。

同为笑,周其凤与胡适之为何不同?

面对权力,或笑出媚骨或笑出尊严悉听尊便,也是每个人的自由。但笑有笑的哲学,其本质为精神的输出抑或外现。

2018年5月4日有一则名为《北大120周年校庆,来了哪些“大人物”?》的消息,说实话,读了标题十分反感,读了内容非常厌恶。“学术”不是“权术”,北大实在应该好自为之。

杂文家吴非先生《母校在我心中已经死了》一文有云:“ 大学母校最近找了我几次,未果,后请单位转给我一张表格,要求填写。我对联谊之类的活动,一向有点警惕。因为工作关系,我忝居一所名校校友会副会长,常常听到校友对现代势利眼的指责,据说各校莫不如此。比如校史馆,海内外知名的高官名人,玉照放得大过挂历,陈列于前,一人雄踞三五平方米;次一层的,有十寸彩照一页,陈列一隅;影响仅及省市之内的,五七寸小照一巴掌之地;其他则仅存姓名、届次,夹入大本子。许多学校都反映校友不大爱进校史馆,原因何在,不难猜测。想当年,大家寒窗为友,一块烤白薯都要‘与朋友共’,而一旦入了等级社会,做了官,有了职称,人与人之间竟然也就被划出一道无形的鸿沟。当年天寒地冻,大家挤一个被窝,虽羞言‘苟富贵毋相忘’,但是毕竟没想到日后不能坐在一道,现在只因为级别职称不同,就非要分三六九等,多令人伤感!更有甚者,有的学校搞校庆,主席台上不分长幼,坐着的全是各级官员;谁当权,谁当实权,谁当大权,谁就可以坐在正中,连届次也无须讲。”

林建华校长今夜肯定无眠,希望无眠之夜不是耿耿于怀自己不慎错字贻笑大方,而是从北大沾沾自喜于走出了多少部级以上高干反思到世界上诺贝尔奖获得最多的高校——

第1位:哈佛大学,151人;第2位:哥伦比亚大学,101人;第3位:剑桥大学,90人;第4位:芝加哥大学,89人;第5位:麻省理工程学院,83人;第6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69人;第7位:牛津大学,58人;第8位:斯坦福大学,58人;第9位:耶鲁大学,52人;第10位:巴黎大学,50人……

《礼记·中庸》有言:“知耻而后勇。”

写作此文前正在构思一篇杂文:从太监俸禄之高低看封建时代科技发展之起伏。党派笔杆子蔡惠泉先生的微信“喜剧”打断了鄙人的思路,居然生造出“鸿浩门”一词!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